返回首页  |  企业简介  |  金孔雀时讯  |  企业文化  |  企业管理  |  党建天地  |  公益事业  |  时事政治  |  共建家园  |  员工舞台  |  人 车 路
重大事件  |  修身做人  |  金孔雀专题  |  经营单位  |  乘车指南  |  企业图片  |  企业视频  |  领导关怀  |  共谋发展  |  企业招聘  |  企业荣誉
 当前位置:首 页 -> 员工文苑 ->  正文
难忘昆洛公路情(图)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母亲和新中国第一代筑路前辈们
2017/1/5 15:14:36   | 来 源:本站原创 | 作 者:党委工作部 吕宗耀  点 击:3560

坐在轮椅上的母亲不断对我们说:“慢点走,让我多看看吧,以后,我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回来了!

重返筑路现场的老母亲凤来林,看着当年她们用汗水、泪水和血水奋力修筑的昆洛公路,激动万分,百感交集

老人家轻柔地抚摸着路边似曾相识的大树,如同见到了久违的亲人,眷恋无比

重返筑路现场的老母亲凤来林,看着当年她们用汗水、泪水和血水奋力修筑的昆洛公路,激动万分,百感交集

 漫漫昆洛路,一直让妈妈梦萦魂牵;
 深深筑路情,总是令母亲难以忘怀!
                                                   ——题记


    “慢点走,慢点走……让我多看看吧,以后,我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回来了……”这是我86岁的母亲凤来林坐着轮椅,在昆洛公路上一直重复说的话。

    为了完成老母亲的心愿,也是在老人家一再要求下,我们兄妹四人于2016年10月31日至11月3日,共同陪护着身患重病的老妈,重新踏上了新中国第一代筑路前辈们历尽千辛万苦,奋力修筑完成的昆洛公路(云南省的老213国道线,从昆明市至西双版纳州的打洛镇,全长866公里,当年又被称为“翻身之路”)。儿女们共同帮助86岁高龄的老母亲,去重温60年前那段难忘的历史,追寻过去奋斗的时光和青春的足迹。

    曾在2014年的“五一”节前夕,我们就陪护着白发苍苍、身患多种疾病的母亲,重返了那条令老人家念念不忘的漫漫长路,我便以此为题材,精心撰写了一篇题为《情牵漫漫昆洛路》的文章,参加了当时由云南省委宣传部主办,新华网和新华社云南分社共同承办的、面向全国乃至海外的、主题为“中国梦•云南故事”大型征文比赛,文章深深打动了专家评委,最终得以从数千名国内、国外参赛强手中脱颖而出,夺得了特等奖,获得征文大赛组委会授予的最高荣誉,我立刻把这个喜讯第一时间报告了母亲,母亲非常高兴地说:“想不到我们以前吃的那些苦、受的那些罪,大家都知道了,还得到了大奖,真是太好了!” 转眼间两年多过去了,原本就已经年老多病的母亲又病情加重,不得不数度住院和转院治疗。也许是老人家预感到了什么,还在医院病榻上的她,又多次提出了重返昆洛公路的要求,再三表达了想急切回到当年修挖的那条公路上再走一走、看一看的愿望。于是,我们便匆匆给她办理了出院手续,立刻陪护着重症在身的母亲,又重新踏上了令老人家梦萦魂牵的漫漫长路,帮助她完成这个“最后的心愿”。

    从云南省普洱市宁洱县的把边镇,至西双版纳州勐海县的勐遮镇(南桥)这条360余公里的公路上,老母亲依然牢牢记住并能说出这样一串地名:把边——黄瓜园——黄庄——整掌丫口——麻栗坪——松山岭——三岔河——邦果箐——黄竹林丫口——小勐养——南桥(勐遮)。这一个个地名分别代表着她们艰难修挖的一段段公路,同时也代表着一座座历史的丰碑,它完整地记录下母亲当年和800多位姐妹们吃苦耐劳的动人故事,深深地镌刻着新中国第一代筑路前辈们艰苦奋斗的感人事迹。

    建国初期,满目疮痍,百废待兴。在这个特殊时期,勤劳勇敢、自强不息的中国人民当家做了主人之后,积极响应党中央、毛主席“建设新中国”的伟大号召,举国上下,群情高昂;华夏大地,干劲冲天。大家正在用勤劳的双手建设新中国,以聪明的才智重建自己的家园。于是,新中国的各行各业、各个领域,充满了生机勃勃的动人景象。在祖国的南疆,有这样一支可敬可叹的筑路大军,他们以愚公移山的勇气和战天斗地的精神,一路开山劈岭,闯滩涉水,奋勇战斗在昆洛公路上,顽强拼搏在筑路事业中。1951年7月,当这支筑路大军披荆斩棘,奋战到普洱县(今宁洱县)的把边乡地界时,我时年20岁的母亲便和众多的同龄姐妹们,带着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和梦想,积极加入到修路大军里,投身于筑路事业中。母亲回忆说,当时挖路的人非常多,有好多个挖路大队,各大队又分若干个中队,共有数万人之众。她和姐妹们被迅速分配到了一大队的第二中队,该中队又称妇女中队,全部由800多名年轻妇女组成,上级领导指示,要像军人一样管理和施工。从此,我的母亲和小姐妹们开始了长达四年多的筑路生涯,也翻开了她们人生中新的一页……

    我们陪护着老母亲驱车来到把边地界,把她从车里慢慢搀扶出来,当老人家颤颤巍巍地重新站在这条久违的公路上时,当年和情同手足的姐妹们一起挖路的过程,仿佛又历历在目;新中国成千上万筑路者们艰苦奋斗的场景,犹如再现眼前,令这位重病在身的耄耋老人激动万分,百感交集!母亲让我们把她搀扶到了路边的几棵大树下,老人家静静地看了大树一会,用手轻柔地抚摸着似曾相识的树木,又低头看着脚下的路面,激动地说:“我又回来看你们了……”然后她用手指着熟悉的路面高兴地对我们说:“你们快看看啊,这就是妈妈挖的路啊……!”这些话我们早已听母亲讲过好多遍了,从我小时候记事以来,就常常听到母亲说:“妈妈以前是挖路工”。我和哥哥姐姐经常听她叙说当年修挖昆洛公路的各种经历,讲述在那里发生过的一个个感人故事。那里仿佛是她的第二故乡,被她时刻挂在嘴边;那段经历变成了永久的记忆,令她眷恋无比。

    今天得以重新踏上这条路而无比兴奋的老妈,依然不厌其烦的向儿女们叙说在挖每段公路时所发生过的一切。由于长期受病痛折磨,不但令她基本无法行走,还导致语言障碍,所以现在向我们叙说时,老妈已经口齿不清,有些支支吾吾了。但“知母莫如子也!”,我们全都能听懂并理解母亲所说的一切,都在慢慢地陪护着、静静地聆听着……

    所幸母亲的脑子还是比较清醒的,比如我们到了一个名叫黄瓜园的地方(宁洱县境内),她立刻就想起1953年的一天,正在紧张劳动中的她们得知,苏联领导人斯大林同志逝世了,上级要求她们和全国人们一起哀悼三天,队员们能够认真遵守纪律,不笑不闹,全部默默无闻的劳作,以表达对这位马列主义伟人的哀思。由于母亲不仅工作积极,还能够关心和团结同志,这一年的8月,她被上级任命为妇女中队第二小分队分队长,另外一位名叫自秀梅的姐妹任副队长,她俩领导着25名队员。我们到了黄庄路段,她马上回忆起:由于受连日下雨的影响,刚挖好的公路遭遇了大面积的塌方,山洪和泥石流把数十日的劳动成果毁于一旦,但母亲她们没有被困难吓倒,雨势渐小时,她立刻带着队员们齐心协力地冒雨抢修;突然垮塌的泥土还压到了两个队员,她们及时救出了被压人员,使两名姐妹转危为安。

    母亲说,她们当时还算比较幸运的,但那些男队员们的运气就差了些,在艰苦的施工中除了出现许多受伤者以外,还不断出现因伤因病而死亡的人员。当年由于是建国初期,环境条件异常艰苦,物资设备非常紧缺,没有任何机械设备,全体筑路工人只能用极其简陋的生产工具劳作,如锯子、大刀、钢钎、铁锤、铁锹、铁镐、锄头、扁担、竹框、粪箕、木刮板、大石碾子以及炸药等等,数万名人员一起上阵,全凭人力操作,实行人海战术施工。母亲她们开进深山以后,在工程技术人员预先测量好的道路标识内,只好先用锯子和大刀砍伐掉各类树木,不断用炸药炸掉或炸碎众多的巨石及树根,然后一钢钎一钢钎地撬,一铁镐一铁镐地刨,一锄头一锄头地挖,一竹框一竹框地抬,一扁担一扁担地挑……再后来,由二十余人用粗长的绳子,推拉着近半人高的大石碾子,对挖好的路面反复进行碾压,直到把铺着砂石的路面压平压结实,再修缮公路两边的护坡,最后由工程技术人员验收合格后,此段路面才算基本完工。各中队修挖完成自己负责的路段之后,马上又被分配到新的路段继续开挖施工。就这样,数十个的筑路中队交替着向前开挖、推进。由于环境和物资的匮乏,粮食和蔬菜也供应不足,所以母亲常说,她们挖路不但任务艰巨繁重,有时还要挨饿,导致营养不良,许多姐妹们的身体状况都不太好。而且还没有特别的安保措施,人身安全得不到较好的保障,经常有因塌方、树倒、落石、山洪、雷电、误伤、野兽侵袭等事故以及突发疾病而造成人员伤亡。但大家没有退缩,妇女中队的队员们情同姐妹,亲如一家,互帮互助,共同奋斗;她们与男队员们吃一样的苦,受一样的累,过一样的生活。大多数人都咬牙坚持着,奋力拼搏着,因为“建设新中国”的伟大号召,成为她们不竭的动力;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是她们共同的梦想与追求。

    在艰苦繁忙工作中的她们,仍不忘学习进步,到了1953年的国庆节前夕,上级专门派来女老师教她们学习文化知识,学习生字和汉语拼音,教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等革命歌曲,还教会她们唱一支名叫《学文化,争模范》的歌曲;组织开展劳动竞赛,评选先进分子。这一年的国庆节以后,妇女中队被安排到普洱县(今宁洱县)的整掌丫口一带施工,就在这里正式开始了劳动竞赛活动,评选先进班和先进个人。先进班的奖品是一面写着“先进班”字样的红旗,并把这面红旗插在当选班组的工地上一个月,下个月再重新评选;先进个人的奖品为一朵纸做的大红花和一张在红纸上用毛笔写成的小奖状。评选出的最差班则发给一张用牛皮纸画的画,画面为一辆老牛车(寓意工作缓慢落后),也要把它插在最差班组的工地上一个月以示惩罚。我们以前曾多次听母亲高兴地说过,她带领的第二小分队由于总是能够出色地完成任务,多次被评为先进班,工地上总是插着红旗;自己也多次被评为先进分子,奖到了好几朵大红花和好几张红色小奖状!”令我们惋惜的是,诸如小奖状这类珍贵的历史资料(文物)没能留存下来。

    接下来,劳作过程中的又一个巨大危险不断向筑路大军袭来,那就是:猛兽、毒蛇和蚂蟥。

    母亲心有余悸地回忆说,一九五四年初,她们到了思茅境内的麻栗坪挖路时,她带着另外两个队员于凌晨到山箐取水做饭时,差点被一只凶猛的豹子所伤害,幸亏听到呼救声的同伴们及时赶到才救了她们。而且这里蚂蟥肆虐成灾,地上树上到处都有,她们经常被叮咬得鲜血淋漓;甚至在野外大树下生火做饭也不安全,当烟火和水蒸气上升后,居然会从树上接连掉落许多蚂蟥,有的直接掉在了她们头上身上、锅里碗里,好多姐妹都被吓哭了。

    当挖到西双版纳境内时就更加危险了,因为当年在西双版纳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里,如松山岭、邦果箐、黄竹林丫口、三岔河、小勐养等路段的山林里,生活着许多诸如老虎、豹子、大象、野猪、黑熊等猛兽以及毒蛇和大蟒蛇等等,无论白天或是晚上,筑路队员一不留神就会与它们遭遇,险象环生。在黄竹林垭口的一个半夜时分,一只凶猛的大老虎袭击了她们的宿营地,大老虎突然窜进其中一个帐篷里,张开血盆大口就朝熟睡中的人影咬去,所幸当时只咬到被子而没有伤到人,被及时赶到的数名荷枪实弹的哨兵猛烈开火将老虎击毙。在松山岭,甚至大白天里都会有豹子闯入营地,因为母亲曾眼睁睁的看到,有两只豹子溜进简易伙房,把她们分队里仅有的一块腊肉叼跑了。在三岔河路段(今野象谷),附近的男队员们则捕获了一条由于刚吃了一头麂子而无法动弹的7米多长、水桶般粗的大蟒蛇。母亲她们还在密林深处发现成群的猴子中有一只浑身洁白、非常可爱的猴子……由于猛兽太多太危险,在大白天进树林取生产和生活材料时,必须好几个人拿着长刀或棍棒同行,还要边打锣或敲着盆边大声呼喊着,目的是“敲山震虎”。夜幕降临后就更加危险,上级不断增派荷枪实弹的岗哨来守卫宿营地,还在营地周围焚烧大量竹子,竹子遇热后会剧烈膨胀炸开,那清脆响亮的爆鸣声可以恐吓毒蛇猛兽,保护人身安全。

    筑路大军们在艰难困苦与重重危险中顽强努力着、奋勇拼搏着,昆洛公路在挥汗如雨的奋斗者脚下一寸一寸地向前延伸、再延伸……

    1954年的9月是母亲非常难忘的日子,她们在小勐养路段施工时,有一个名叫周会仙的姐妹遇难了,当时这名队员挑着一担沉重的土石,艰难地爬上一段陡坡,不料脚下一滑摔下了山箐,造成多处骨折当场昏迷,由于伤势太重,送去医院救治了几天便去世了。这一年的10月,母亲她们便从小勐养开拔,进入了西双版纳勐海县的勐遮乡,这里当时名叫“南桥”,地势看似相对平整,但杂草丛生,荆棘密布,更为麻烦和可怕的是,这里有很多沼泽地,有许许多多蚂蟥和各种各样的毒蛇,所以经常有蚂蟥爬上身来,把她们叮咬得鲜血淋漓。特别是早晨起来后,经常会看到恐怖的一幕:只见彼此的帐篷上、床铺上、衣服和鞋子上、工具上以及盆里碗里等等爬满了大大小小的蚂蝗;更可怕的是,常常发现身旁有各种毒蛇出没,稍不留意脚下就可能踩到或被咬到而危及生命。母亲还提到这里发生过一件可怕的事:在这片荒野上,经常会看见一些牲畜或不明动物的尸骨,甚至是人类的尸骨;更有甚者,到了夜里这一带居然会出现所谓的“鬼火”(科学上称之为磷火),该鬼火大致为白色或蓝色,出现的时间不定,方向不定,或大或小,或多或少,或动或静,神出鬼没,好像有许多幽灵出来活动,看上去很恐怖。每当鬼火出现时,姐妹们一片惊呼,奔走相告,惊恐的聚在一起。上级还专门派人来调查过这件事,还规定不许对外传说,这事就成了一个谜。

    母亲不无伤感地说,由于持续的吃苦受累,又时常受到各种惊吓,不断有人病倒或受伤,在一天深夜,熟睡中的母亲枕头边爬上来一条剧毒金环蛇,幸亏及时惊醒后成功的躲开了,又使自己幸运地逃过了一劫;可是她的好搭档、小分队副队长自秀梅就很不幸,在挖路中不小心踩到了一条毒蛇,小腿上被狠狠地咬了一口,中了剧毒又受到强烈惊吓,一度昏迷了好多天,救治了一段时间后,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后来却精神失常了,好端端的一个年轻女孩子就这么毁掉了。

    困难重重,险象环生。她们虽然非常害怕,但任务必须完成,于是,大家只好每人手拿一根长棍子和一把锄头或铁锹,先用长棍子四处敲敲打打,驱赶毒蛇和蚂蟥,然后再胆颤心惊地开挖、施工。陷进沼泽地里无法自拔的险情时有发生,锄头也经常陷入淤泥里,等拔出来时只剩下一根木把,干脆就用双手去扣去抓,再把扣抓下来的泥块远远的甩出去。她们天天一身泥浆一身汗水,身上常常被蚂蟥叮咬得鲜血直流,许多姐妹被叮咬、被惊吓或因伤病而痛哭不止。她们还时常看到,由于在施工中受伤或被毒蛇咬伤而护送伤者去急救的人员从身旁匆匆跑过……当年为了修筑这条艰难曲折的昆洛公路,不知有多少筑路人奋勇拼搏着,有多少劳动者无私奉献着,她(他)们把自己美好的青春,甚至把宝贵的生命都献给了这条漫漫长路!

    就这样,我的母亲和广大筑路者在建国初期那艰苦的条件下,开山劈岭,闯滩涉河,不惧任何艰难险阻,用坚定的信念和勤劳的双手,为后人铺设了一条条幸福之路;老一辈筑路者们用极其简陋的工具,冒着风雨,顶着烈日,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困难和痛苦,以战天斗地的勇气和不怕牺牲的精神,为我国的交通事业谱写了一首首感人的史诗,在建设新中国的征程上作出了巨大贡献!

    此次行程的第三天下午,我们终于到达了最后一站——南桥(勐遮),这段公路已经被彻底维修过,路面已经变得较为宽敞和平整。这几天里我们沿途都看到,有关部门正在对整条昆洛公路都进行着大规模的修缮,把路面加宽和加高了许多(有些路面已经维修完成,有些还在维修、施工中)。不久,这条有着六十余载历史的昆洛公路便将旧貌换新颜。我告诉母亲,这充分证明:当年她们的努力和付出,直到现在和将来都是非常有价值、非常有意义的,老妈听了以后非常高兴。

    这时,我们再次慢慢把母亲搀扶下了汽车,然后又扶上了轮椅,推着激动不已的她,在南桥的公路上慢慢前行,因为这里是她们挖的最后一段路,也是最让老人家念念不忘的一段路(妇女中队于1955年8月,修筑完成这段公路以后,上级宣布在此处解散)。为了挖这段路,她们整整付出了9个月的时间;为了挖这段路,母亲差点命丧毒蛇之口;为了挖这条路,姐妹们或伤或病或亡,血洒筑路疆场……由于母亲她们在这里付出的太多、太多,所以,漫漫昆洛公路,就如同她的第二故乡,总是令妈妈梦萦魂牵;深深的筑路情、姐妹情,才会一直让母亲眷恋无比,难以忘怀!              

    今天,站在同一条公路上的她,已经从20余岁那个活力四射的年轻女孩,变成了不得不坐在轮椅上的86岁的耄耋老人;当年情同手足的姐妹们,很可能全都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深爱她们的亲人,怎不令老人家怀念无比,感慨万千……激动万分的老母亲坐在轮椅上一路看着,找着,回忆着,追寻着,并不断重复着说:“这些都是我们‘苦’出来的路啊……我们以前那么苦、那么累,全都是为了这条路啊!”在这条漫漫长路上,母亲和广大筑路前辈们在四年多的漫漫筑路生涯中,不知经历了多少困难与危险,遭受了多少艰辛与磨难,饱尝了多少劳累与痛苦,最终艰难地用汗水、泪水和血水筑就了这条“翻身之路”,“幸福之路”!

    在路上,母亲不断地对我们说:“慢点走,慢点走,让我多看看吧……以后,我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回来了……”看着轮椅上苍老、病弱,但坚强而执着的老妈,一阵阵痛感袭上心头,在我的提议下,儿女们和亲爱的妈妈含着泪,共同唱起了当年的那首《学文化,争模范》歌曲:“b p m f d t n l(汉语拼音声母)……加油学呀、加油学/争取个模范真光荣、真光荣/争取个模范真呀真光荣! ”那平凡、朴实的歌曲久久回荡在我们的脑海里,回荡在历史的记忆中,回荡在漫漫昆洛公路上……

后 记

    蜿蜒八百余公里的漫漫昆洛公路, 浸满了母亲她们的汗水、泪水和血水,倾注了筑路老前辈的心血、思想及情感,见证了新中国建设者的意志、精神与追求。

    2017年3月6日17时零5分,对我们全家来说是一个永远难忘的、痛彻心肺的时刻,慈祥善良、辛劳一生的母亲的心脏停止了跳动。这是妈妈再次重返漫漫昆洛公路回来后,顽强地继续与病魔抗争了四个月零四天,终因病情危重,医治无效,亲爱的妈妈不得不离开了含辛茹苦养育的四个儿女,离开了深爱她的子孙后代、亲朋好友和街坊领居们,独自到天堂追寻和她相濡以沫、相伴一生的我的新四军爸爸,追寻曾经与她情同手足、共同奋斗的姐妹们去了。

    母亲和众多的筑路前辈们已悄然离去,但她(他)们把这条“翻身之路”、“幸福之路”奉献给了子孙后代们,奉献于七彩云南的崇山峻岭中,奉献在祖国秀美的大地上……漫漫昆洛路,凝结着建国初期我母亲和她的姐妹们的无悔青春和艰辛历程;深深筑路情,诠释了新中国第一代筑路前辈们无私奉献的宝贵精神及高尚情怀。他们的崇高品格永驻,宝贵精神长存!

    我们全家人承受了失去母亲的哀痛,但同时也略感欣慰,因为在妈妈生命的最后旅程中,我们做儿女的得以陪护着她老人家又重返了漫漫昆洛公路,圆了妈妈最后的心愿。我便特别撰写了这篇《难忘昆洛公路情》的纪念文章,在母亲去世后又特别加上了这段“后记”,缅怀亲爱的妈妈,缅怀筑路前辈们;感恩父母,感恩新中国第一代筑路老前辈!

 

  

墨江运输分公司两体系顺利通过监督审核(图)
安全:年度测评位居全省首位
宁洱运输分公司扎实开展“6.16”安全生产宣传...
江城运输分公司参加江城县禁毒宣传活动
金孔雀物流集团召开安全生产经营会
东风 NISSAN 强势归来
 
 
 
 友情连接:网址大全 更多链接》》
本站中文域名:云南金孔雀交通集团   云南金孔雀交运集团
您是本站第117959026 位访客

主办:中共云南金孔雀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委员会 经办:党委工作部

电话:0879—2122115 传真:0879—2122112 网站信箱:whzlxxb@163.com 站长:白棋光 网管 制作:李永成
地址:中国·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区康平大道(普洱北收费站旁) 滇公网安备53080202000219 滇ICP备05001481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3-2018 云南金孔雀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 (www.ynjkqjtj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云南金孔雀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电脑版建议采用1920X1080分辨率+10MB光猫观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