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企业简介  |  金孔雀时讯  |  企业文化  |  企业管理  |  党建天地  |  公益事业  |  时事政治  |  共建家园  |  员工舞台  |  人 车 路
重大事件  |  修身做人  |  金孔雀专题  |  经营单位  |  乘车指南  |  企业图片  |  企业视频  |  领导关怀  |  共谋发展  |  企业招聘  |  企业荣誉
 当前位置:首 页 -> 员工文苑 ->  正文
赶马人---王马头
---献给曾在茶马古道上留下足迹的马帮人
2017/9/7 9:55:57   | 来 源:本站原创 | 作 者:监审法规部 谢应珏  点 击:3634

    小时候,我们村里有一个叫“老憨”的赶马人,他是我们村唯一一个在赶马的人,那时候,村里很穷,经济不发达,交通工具也没有,他的马便成了村里唯一的交通运输工具。
    农忙时节,他可是村里的大红人,大家都得排着队请他去帮家里驮运粮食,而我们这些小娃子总在他赶马的时候爬上去混马车坐,他深得我们这群小朋友的喜爱。老憨总是乐此不疲的去帮助大家,他成天乐呵呵的见人就笑,已经快40岁了还没娶媳妇,大家在背地里都叫他“二愣子”,之所以叫他“二愣子”是因为老憨是个“傻瓜”,说起他为什么傻就得先从他的爸爸王马头说起。
    王马头真名叫王得喜,因他是我们村里最早的赶马人,所以大家都叫他王马头,在那个年代,村里没有公路,所有的货物运输全靠马帮,而王马头是唯一一个走出村外走向国外的赶马人,自然在村里就成了大家眼中的“时髦人”。
    那时候,王马头跟着普洱一带的马帮运送茶叶沿北西道由普洱经大理、丽江、中甸进入西藏,再由拉萨出尼泊尔、印度,听奶奶说,那时候村里的人都很羡慕王马头,认为他出过国见过世面,是个有身份的人,还经常带一些奇形怪样的“宝物”回来售卖,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听奶奶说他曾经带回几块香皂,村里有位大爷不知道还以为是可以吃的东西,拿回家打开包装直接就放进嘴里啃起来,我想那味道一定让他印象深刻吧!
    每次赶马结束回家,村里的人都喜欢聚到王马头家听他讲一些外面的故事,顺便打探王马头有没有带一些宝贝回来,王马头总是给大家讲一些的新鲜事,却很少说赶马路上的苦,听王马头的母亲讲,王马头几次是从鬼门关口跑回来的,赶马路上的艰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道路崎岖,环境恶劣,尤其在进人西藏后,沿途为人烟稀少的高山深谷、原始森林、险绝的雪山和缺氧高原,途径澜沧江、李仙江、元江、金沙江河谷,哀牢山、无量山、梅里雪山,千难万险,千山万水,江河纵横,密林丛生,马帮道都是藏在萝藤丛林中隐约可见且断断续续的,不仔细看根本辨别不出来,海拔从普洱茶的产区千余米到4千多米,古道莽莽苍苍,悠悠漫漫,清人对茶马古道之险峻崎岖有过生动的描述,焦应旂的《藏程纪略》记:“坚冰滑雪,万仞崇岗,如银光一片。俯首下视,神昏心悸,毛骨悚然,令人欲死……是诚有生未历之境,未尝之苦也”。形象的说明了走西藏路的艰辛。
    有一次,路上下暴雨,王马头一行人正走在深山老林里,道路崎岖不堪,连个避雨的地方都没有,王马头不小心摔下了山崖浑身是伤,几个队友把他从山底抬上来以为他已经断气了,可王马头命大,在不包扎不用药的情况下,一路挺过来最终回到了家。每逢初一十五,王马头的母亲都要到村口的庙里烧香拜佛,祈福王马头每次出门都能平平安安的回家。
    有一年,王马头带回村一个姑娘,听说是中甸的(现在的香格里拉县),是王马头在赶马途经中甸时,帮这个姑娘带了几次信给远在拉萨的哥哥,这样几次后,姑娘便随王马头来到了我们村,大家都说是王马头把人家姑娘给骗过来的,一年后,姑娘还给王马头生了个儿子,就是现在我们口中的“老憨“,由于王马头经常在外奔波很少回家,家里只有母亲和姑娘。三年后,听说由于受不了王马头常年在外加上生活习惯的差异,姑娘便一个人跑回了娘家,王马头多次去劝也没能把她再带回家,母亲安慰王马头“砍柴莫砍葡萄藤,嫁人莫嫁赶马人”,能理解姑娘的苦,王马头和姑娘都是苦命人。
    自那以后,老憨便没了妈妈,由奶奶一手拉扯大,老憨之所以被人说傻是因为在他五岁那年,中午他一人趁奶奶不注意跑出了家门,到晚上都没有回家,全村人出动找他都没有找到,大家都认为老憨凶多吉少,不是被人拐走了就是被河水冲走了。第二天,村民继续出动寻找,在村口的小树林里找到了他,当时他的衣服裤子都不在了,仅穿着一条小裤衩,意识也很模糊,只说自己在树林里走了一夜,村民都认为他一定是中了邪,被不知名的东西牵着走了一夜,还好他福大命大保住了命,回家后奶奶立即请了仙人给老憨施法驱魔,赶走他身上的戾气,但从那以后,老憨整日浑浑噩噩的,村里人都说老憨是被偷了魂魄。
    后来,由于上了年纪加上身体不好,王马头不能再跟着马帮走了,在走完最后一趟行程后带着一匹马回到了村里,正式结束了赶马生涯,听说那匹马是他花大价钱跟马帮买的,那是陪伴他好多年的马,他们一起经历了许多风风雨雨感情深厚,王马头舍不得就这样跟他分别,求着马锅头把马卖给他,最终马锅头答应了他的请求将马卖给了他,王马头如获珍宝像对儿子一样对待它,还给它取名叫喜宝,回村后,王马头就在村里帮人驮一些重物挣点小钱,等老憨长大后,他并教老憨赶马,让老憨继续帮村里人驼运货物,老憨也算子承父业了。
    王马头的一生是在赶马途中度过的,为了赶马,他丢了媳妇,照顾不了家里年迈的母亲和幼小的儿子,他常说自己是个罪人,对不起家中的母亲,母亲生前最惦记的是他,生怕他在哪次赶马途中遭遇不测回不了家,日日为他担惊受怕,母亲操劳了一辈子,王马头却没能让她过上一天舒心的日子,这成了他永远的愧疚和痛。
    山间铃响马帮来,蹄哒蹄哒的马蹄声和清脆悦耳的铃铛声,使边远的山村、寂静的山林充满了生机,也让山里人充满了对外界的遐想,在古道上成千上万辛勤的马帮,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风餐露宿的艰难行程中,用清悠的铃声和奔波的马蹄声打破了千百年山林深谷的宁静,开辟了一条通往域外的经贸之路。在雪域高原奔波谋生的特殊经历,造就了他们讲信用、重义气的性格,锻炼了他们明辨是非的勇气和能力。他们既是贸易经商的生意人,也是开辟茶马古道的探险家。他们凭借自己的刚毅、勇敢和智慧,用心血和汗水浇灌了一条通往茶马古道的生存之路、探险之路和人生之路。
    如今,成群结队的马帮身影不见了,清脆悠扬的驼铃声远去了,而普洱茶已走向世界声名远扬,大家都在找寻当年茶马古道上留下的痕迹,我想正是当初有像王马头这样一批辛苦的赶马人才为普洱茶走出国门打下了基础,现如今“茶马古道”已成为普洱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马帮每次踏上征程,就是一次生与死的体验之旅,茶马古道的艰险超乎寻常,然而沿途壮丽的自然景观却可以激发人潜在的勇气、力量和忍耐,使人的灵魂得到升华,从而衬托出人生的真义和伟大,茶马古道是一条人文精神的超越之路。今天,作为现代马帮的交通人,他们重情重义,一往无前的精神,也成为传承下来的一笔厚重的精神财富。
    马帮人在茶马古道上留下的足迹将永不磨灭。

  

沪昆高铁云南段明后天就铺完轨 年底来感受云南...
景谷运输分公司考察普洱至勐班新增客运班线(...
我省节能减排形势严峻 秦光荣要求坚决完成既定...
心   态
集团公司加快普洱市机动车检测站建设
战略  人才与转型
 
 
 
 友情连接:网址大全 更多链接》》
本站中文域名:云南金孔雀交通集团   云南金孔雀交运集团
您是本站第119230910 位访客

主办:中共云南金孔雀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委员会 经办:党委工作部

电话:0879—2122115 传真:0879—2122112 网站信箱:whzlxxb@163.com 站长:白棋光 网管 制作:李永成
地址:中国·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区康平大道(普洱北收费站旁) 滇公网安备53080202000219 滇ICP备05001481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3-2018 云南金孔雀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 (www.ynjkqjtj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云南金孔雀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电脑版建议采用1920X1080分辨率+10MB光猫观赏